:::

副刊

鐵樹開花時

◎張淑鸞

 年初整理庭院花木時,發現巴西鐵樹吐出花芽,偶然的驚喜發現,讓心中充滿期待,於是天天探望。在陽光與水的催化下,湖綠的芽梗漸次抽長,每個節點都結出花苞,我訝異生物的深不可測,更讚嘆宇宙的奧祕。果然,就在新春時節,我們喜迎它盡展嬌媚。

 白色束狀小花聚成圓錐形花序,像一支支亮晃晃的仙女棒,十分別致。一撮撮的串成長穗,垂掛在綠葉間,醒目極了。那花白天閉合,向晚時分才逐漸綻放,香氣四溢,馥郁芬芳。

 夜幕低垂,全家人在客廳看電視、話家常,嗅覺敏銳的老伴忽然高呼「好香啊!」兒孫們紛紛分頭尋找香氣,陣陣花香隨風飄逸,我猛然深呼吸,感受香氣沁入心脾的舒暢,於是巴西鐵樹開花的芳香成為話題,讀園藝系的老伴精采的敘述更吸引了孩子們的想像。

 聞著花香,我想起孩提時的糗事,為了貪聞含笑花的香氣,索性把花朵塞進鼻孔,一邊玩一邊享受香味,不小心將花朵吸進鼻腔,經家人緊急送醫才化解危機。記憶猶新的頑皮往事,每每看到含笑花時,即重播當年情景,令人會心一笑;氣味像觸媒般連結了生命記憶,在歲月的流轉裡依稀猶存。

 接連幾個夜晚,我們陶醉於花香的溫馨家園。幾天後它凋零謝幕,雖然馨香不再,但鐵樹開花的驚喜,將是全家人共同的美好回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