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反習」浪高? 人民要的是反省 !

 中共前「政法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孟建柱,日前遭「中央警衛團」逮捕;於上海的多處房產,也同時被抄沒。由於孟曾任江西省委書記、公安部長、國務委員等職,是「副國級」領導人,因此更加敏感。孟已於2017年卸職,理應備受崇榮,卻突遭拘禁,咸信是中共新一波清洗「反習」勢力的一記重手。

 早在4月19日,「中紀委」與「國監委」即公告,赴武漢維安的副公安部長孫力軍,因涉「嚴重違紀違法」,已受「黨中央」紀律審查。當晚,公安部長趙克志即召開黨委會議,指孫長期「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隔日,司法部網站也顯示,孫的公安系統昔日上級,同屬「政法要角」的傅政華,也被以「年齡因素」卸除司法部長與黨組副書記職務。他們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同屬「江系」人馬。

 中共前領導人胡錦濤接任江澤民執政後,因「江系」實力雄厚,為交換派系利益,同意「江系」大將周永康陸續掌控公安、國安與政法系統。隨其主持在位10年;儘管周於黨內排名第9,但實際權力與總書記相差無幾,「政法委」幾成為「第二中央」。

 正是如此,埋下習近平上台後,亟欲剷除「江系」勢力的主因。即使習是在江澤民與諸多「紅二代」支持下,才得以接掌大位,然執政以來,為快速鞏固權力,採取選擇性反貪腐手段,以及抓捕政敵、箝制言論、獨攬「朝綱」等各種作為。習掌政之初,以打擊周永康,揭開與「江系」政爭的序幕,絕非偶然。

 從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等高官相繼入獄,習的系列勝利,使其奪得僅次毛澤東的強勢地位;習且一面取消自己的任期限制,一面「兼任」十幾個「中央領導小組長」職務,展現捨我其誰的「稱帝氣魄」,但也引起各山頭勢力的不安與不滿。因為已然傷害形成長期默契的派系利益,在中共極權體制無官不貪的情況下,官員多少都有把柄,只要敢唱反調,就會是下一個被打擊的對象。所以,不僅社會自由派,對習執政後的各種倒行逆施深惡痛絕;黨內對習的憎恨,也與日俱增。有關高層內鬥、習地位不穩的傳言,始終難絕。

 此事件凸顯的中共黨內「反習」問題,耐人尋味。正值大陸復工復產熾熱,習近平大肆要求「外防輸入、內防反彈」之際,動手整肅政法、公安系統,其實並非因「江系」勢力尚能威脅「習氏皇朝」穩定,而是要以少數僅存「江系」人物,發揮「殺雞儆猴」的剩餘價值。警告對象,就是曾擁戴習執政的「太子黨」。由於他們早已取代「江系」,成為中共體系內最大「反習」勢力,從肝膽相照到肝膽俱裂,既因「舊恨」,也有以肺炎疫情,作為導火線爆發的「新仇」。

 前華遠集團總裁、著名「紅二代」代表任志強,4年前因諷刺「央媒姓黨」,而有「留黨察看」的「案底」;此次疫情期間,竟又向17萬中共官員發表「抨習」電視講話,既數落中共防疫過程的制度之禍,更直指習藉機加強極權統治與個人專權,是「剝光衣服也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直白的「討習檄文」,必然使北京高層認為,這是黨內外「反習」勢力準備蠢動、製造事端的訊號。另一位知名「紅二代」、陽光衛視董事長陳平,也發文呼籲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是否還適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兩相呼應。

 大陸民眾對中共處理疫情的憤懣,已讓北京高層心煩意亂;「紅二代」火上加油,更使習坐立難安。所以,習令公安部三天兩頭宣示,要在常態抗疫中,確保政治安全是一步;出手清洗所剩無幾的「江系」勢力,震懾四方也是一步,都是為穩住金玉其外的極權江山。

 「反習」浪潮風起雲湧,源於其對內稱帝,對外還想成為世界霸主的作風。然以中共目前的集權領導模式,黨內已不再有反對意見。「反習」力量難以集結,「江系」一再被掃蕩,就是例證。「紅二代」關心的,仍不出中共觀點,如究係「法大還是黨大」?「走資還是走社」?要民主或獨裁?與臺灣相安無事或「武統」?讓香港自由還是關進「鐵幕」?和美國一起發財還是對幹?和平共榮還是要把世界搞亂等質問。

 但大陸民眾更關心的,其實是經濟放緩、環境惡化、產業失衡、債務遽升、社會不穩等「重大風險」,究竟會將大陸帶向何方?故究其實,中南海該擔心的,不是誰在「反習」,而是如何「反省」。否則,「反習」浪潮難保不會變成滔天巨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