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祕密基地懷想

◎林疋愔

 兒時的那個祕密基地,依然在我記憶深處。

 童年時住在純樸的村子裡,窄窄的巷道走進來,是開闊的園地和一幢幢兩層樓的小矮房,每幢房都配有一個小庭院,圍著細竹編製的籬笆,那種竹籬笆,無論是從裡望外,或是自外望內,總是隱隱約約製造出神祕感。村子的最深處有間神祕的洋房,連接著一個大園子,門口有兩扇鏤鑄的黑色鐵門,周界也用竹籬笆圍起來;聽說,那裡早期是個外國官員的住處。因為年久失修的緣故,我們一群孩童,不知是誰興起調皮念頭,一次拆毀幾根竹籬,日子一天天過去,終於拆出一個小洞,讓每一個小小身軀都能鑽進去。

 鑽進洋房的事,我們不敢讓家裡的長輩們知道。一個個參與探險計畫的小毛頭,心中既歉疚又興奮,每個人都為擁有一個共同的祕密而充滿複雜情緒。剛開始,我們只是輪流趴在洞口覷看那個園子。

 「我看到一棵大樹了,還掛著一個鞦韆呢!」

 「天啊!有個好大的池塘。」

 「裡面有棟白色房子。」

 每個人都要炫耀自己發現了什麼,你一句我一句,興奮逐漸取代愧疚。自從洞口變大之後,我們更按捺不住好奇心,幾乎每天下課後都要到洞口觀察一下才甘心;逐漸地,只從籬笆外窺伺已經無法滿足我們的好奇,在膽大的男孩帶領下,我們試著鑽進圍籬裡的世界。

 我們幾個人手拉手連結成一個團隊,緩緩向前移動,腳上踩著長短不一的野草,時而露出尋常野花。泥地和草地彷彿沾著濕氣,興許是頭頂樹木蓊鬱,加上枝葉繁密的關係,我依稀記得那抬頭時看到一圈一圈的光暈,有種令人昏眩的奇異感受。園裡果然有一潭池水,小小的,沒想像中那麼大;池水泛著青苔和浮萍,沒有任何一隻魚,這也正常,畢竟是沒人供養的池塘;木造的白洋房雖然老舊髒了,甚至部分腐壞發霉,但還是可以想像得出原本的華美浪漫。還記得當時既興奮又緊張的心境,彷彿透著雜草隙縫望進去的刺繡畫,突然變成實景,而自己竟置身其中;又像是美夢乍醒,卻發現現實與夢境正好吻合,虛虛實實、實實虛虛。

 有了第一次經驗後,我們幾乎迫切地期盼下一次。那座充滿共同記憶的庭園,成為我們的祕密基地,每去一回,總多少有些新發現。譬如說,繞到園子後頭,有一片比較整齊的草坡,女孩們坐在草地上編織花草手環和花冠,頭頂曬著暖暖的陽光。男孩們告訴我們,樹上有個鳥巢,裡面藏著小鳥蛋。

 就在那年秋天,我們舉家搬離。隨著時光流逝,那座曾經屬於童年的祕密基地,漸漸遺留在褪色的記憶裡。我依稀記得,雖然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片段,但在那遙遠的記憶深處,有一座洋房與迷幻的庭園,我不曾忘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