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傘下有情天

◎王麗娟

 不管陽傘或洋傘,媽媽都習慣稱為雨傘。鄉下人務農,都是戴斗笠、袖套來防曬,沒有多餘的手撐傘,只在雨天才撐著傘出門。

 家裡有把素面的油紙傘,散發淡淡的油桐味,好聞極了,在陽光下撐開,水藍色的傘面變得更透亮。晴朗的日子,我喜歡穿上黃雨鞋,一個人撐著油紙傘在院子裡玩。攤開傘,把傘骨擱在右肩上,假裝是模特兒,一扭一擺很有風情地走台步。收攏傘,橫放在背上,右右兩側掛著竹籃,準備上街去採買。總算盼著下雨,油紙傘的三十二個簷角都掛著珠簾,雙手交替旋動傘把,傘面把珍珠般的雨點分送給秋海棠、桂花、紫羅蘭……雨傘下藏著一段奢華童年。

 月前至九份出遊,春雨說下就下,我在簷下躲雨,外子衝進雨中跑去便利商店買傘。心裡期待他買把小傘,兩人就可以緊挨著共用,撐起浪漫。或是買兩把傘,各自撐一把,兩人並排走著、聊著,重返年輕時的情懷。買塑膠做的透明傘吧,可以看著像小精靈般的雨點,在傘面上叮叮咚咚跳舞,傘面、傘下都洋溢著詩意。

 外子買了一把超大的呢絨布傘,撐開來像是露天咖啡座的遮陽傘,那麼沉重的傘,大概撐沒幾步路手就痠了,心裡嘀咕著。讓我欣喜的是,他還記得買兩杯咖啡,一路上,他撐著傘,我們邊走邊喝,好像是移動的咖啡座。雨天,有人為我撐傘遮風擋雨,還是挺幸福的,心裡暗自偷笑著。

 站在階梯高處看著人來人往,想起詩人戴望舒寫的〈雨巷〉,他撐著油紙傘走入雨巷獨行,希望邂逅像丁香花一樣的姑娘。九份的雨天,雨霧中看到紅的、藍的、黃的丁香花熱熱鬧鬧地走進彎彎曲曲的窄巷,「啵、啵、啵」五顏六色的傘花爭相綻放,有的還緄著浪漫的蕾絲邊。

 各種圖案的傘在雨巷穿梭,青蛙在雨中開心地呱呱叫,西瓜慢慢滾下坡,亮麗的陀螺旋進店裡不見了,一面國旗像是開朝會慢慢上升,連米勒〈拾穗〉中的三個婦女也來湊熱鬧,在雨中彎腰撿拾掉落的麥粒。

 一朵黑色的傘花出現,男士的傘總是選在雨天出來透透氣,不知傘下撐著什麼人,是藏著親子的溫馨,還是情侶的呢喃細語?也許只是一個人的自由自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