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蜻蜓舞冬青

◎黃耀星

 那排修剪平整的冬青,在朝陽下,碧綠油亮地閃著光彩。

 曲肱倚著欄杆,我難得閒適地望著那片耀眼的蒼翠,什麼都不去想,卻不經意的,在眼角瞥見了那隻蜻蜓。蜻蜓停在其中一片閃亮的葉子上,但牠是孤單的。

 淺褐色的蜻蜓並不漂亮,牠給我稍顯短胖的印象,只是那薄紗般的雙翼,在微風中、晨光裡,微晃輕閃著光澤,給人一種生動的美感。

 這隻蜻蜓來自何處呢?我忍不住猜想,於是不覺凝神,向在翠綠耀眼冬青上的那隻蜻蜓望去。

 在陽光下碧綠油亮的葉子,望久了,使我開始眼花起來,彷彿看見了一條鄉間小路,也彷彿聽到了潺潺流水在兩旁輕唱。

 野牡丹粉紅的花朵正盛開著,一大群修長的水蜻蜓,在清澈的水面上輕點,好似要與水裡優游的魚兒親吻。

 在樹叢翠竹間,許多大蜻蜓隨著蟬鳴鳥唱,滑翔起舞。

 已經開始結穗的稻子,在四周茂密青翠,生氣盎然地隨風搖曳。

 我彷彿看見一個光著頭顱的小孩,在盛開著粉紅野牡丹花朵的鄉間小路,獨自輕歌漫步,許多大小蜻蜓在四周起落飛舞……

 再次凝神,那隻短胖淺褐的蜻蜓,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飛離了。我見到的,依舊是那片碧綠油亮,讓人望久了會眼花的,修剪整齊的那排冬青。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