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築夢踏實

◎琹涵

 你喜歡自己嗎?我確認:逐漸走向人生黃昏的我,其實更喜歡現在的自己。

 往日的懵懂早已成為過去,長大以後的我做喜歡的事,過有意義的生活,多麼美好!

 許多人對青春總有無限的嚮往,恨不得重返年少。我卻覺得,年輕美麗的歲月淺嘗即止,留予他日懷想。

 蘇軾曾有〈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從正面看廬山,是山峰聳立,從側面看廬山,又是奇險峭拔,隨著遠處、近處、高處、低處的視角,廬山呈現各種不同的面貌。我之所以認不清廬山真正的面目,是因為自己就身處在這座深山之中。

 可見廬山是一座丘壑縱橫、峰巒起伏的大山,遊人所處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物也各有差異。因為自己身在廬山之中,視野被眼前的峰巒所局限,看到的也只是廬山的局部。或許我們對青春、人生,有時候也不免陷入類似的情境吧!

 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韶光的逝去,竟是如此迅捷,有如剎那,仍不免令我驚出一身冷汗,彷彿什麼都留不住,只剩下一片空白。

 我仔細想過,自己是夠認真的。無論在教書和寫作上,我都不曾虛擲歲月,也不曾辜負父母師長的疼愛,已經恪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即使生命重新來過,我也不以為還能做得更好。

 自己的興趣在童年時就已經確定,這是很幸運的。我喜歡閱讀和創作,閱讀帶領我的心靈翱翔,想像是無形的翅膀,讓我能自在地遨遊於更寬闊美麗的世界。從小,我的文字習作就領先同儕,獲得許多稱讚和鼓勵,也讓我後來從事文學創作,變得順理成章。

 坦白說,喜歡文學的母親對我不遺餘力的帶領和栽培,是我更為幸運的際遇。閒暇時,我們一起談書,交換彼此的閱讀心得,那都是記憶裡最美的時光。

 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遺傳了母親對文學的熱望,基因的奧妙無可解說。

 我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可以心無旁騖、勇敢前行,沒有繞道之苦。甚至有時候,我認為自己是站在母親的肩膀上看這個世界的,因著她的愛,我可以看得更高更遠,也更為清明、一無障蔽。

 認真教書,努力把文學帶進學子的心靈,的確花了我很多力氣,卻成為今生不悔的選擇。人生裡堅持做對的事,是多麼有意義,何況是在執教的生涯中,點燃了年少學子對文學的嚮往和追求,足以影響漫長的一生,實在太值得了。

 此生,學生們對我的敬愛和懷念,是我人生路上永不凋零的花朵,如此繽紛,太令我感動了。直到今天,寫作仍在持續中,我寫了九十幾本書,每一本都漂亮,那是我獻給母親最真誠的心意,我相信,她從來都明白我是如此鍥而不捨地努力。

 縱使我很平凡,應也無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