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湯藥

◎詹志超

 張讓〈旅人的眼睛〉一文提及:「旅行終極的意義不過是一種心境。讀書、看電影、散步的平常愉悅,無非也就是精神上的旅行。」結束一天工作,置身書房,讓心神優游於報章,是屬於我精神上的旅行。

 一篇篇佳文猶如一道道美食,各具特色,也各有風味。倘若不能細細品嘗,山珍海味便儼如家常便飯,囫圇吞棗地吃下肚。倘若細品詩文佳作,定能啜飲箇中滋味,咀嚼其中精華。

 欣賞千變萬化的插圖,細看各具特色的版面,吸引人的文章標題,無不隱藏著巧思;而最能傳遞心得與情思的便是嘔心瀝血的內容,一字一句透露出的無不是生活的體驗、人生的歷練與生命的精髓。

 捧讀如「心靈湯藥」的報章作品,經由閱覽、反思、沉澱之後,使筋疲力竭的身心靈獲得撫慰,真是暢快極了!

 鍾怡雯說:「旅行不能只是心靈產物,而須有現實的經驗和實踐為基礎。」我卻不以為然。閱覽報章已然成為我每天必須進行的「精神的旅行」,只要能在心境上獲得愉悅與滿足,便是一趟愉悅的旅程。

 司馬遷周覽四海名山大川的「壯遊」,「讀無字之書,稟山川豪氣」,成就了史學鉅著;「 為自己的心情意志安排方向,以最大的敏感去體驗人文與自然」則是楊牧完成自我追尋的「壯遊」。

 生命旅程中,或許偶爾需要身體移動的跨界壯遊;然而,每天在如「心靈湯藥」的報章來一趟精神旅行,卻絕對是不可或缺的。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