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奉旨填詞柳三變

◎文景

 提起柳永,會讓人想起他的名作「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或是:「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更或是「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在北宋朝,民間甚至有「有水井處,即能歌柳詞」之說,可見,柳永的詞,即使不識字的村夫老嫗都能哼上幾句,這當然要從「奉旨填詞」這件事說起。

 宋真宗朝舉行科考,柳永興沖沖地報名應試,在他想來,自己參加科考「榜上有名」應是十拿九穩,誰料放榜時,卻沒有見到自己的名字,極度失望下,便寫了一闋〈鶴沖天〉的詞抒懷:「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游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這闋詞很快便傳進宮裡了,真宗聽了很不是滋味,但又不好拿作詞人「開鍘」,只好隱忍著。

 之後,官府每次開科考試,柳永都報名應試,但每次皆落第;直到第四次應試,這次,柳永的試卷送到皇帝手上時,皇帝看到「柳三變」的大名亦在其中,不禁怒從中來,就在柳永名字旁邊批了:「且淺斟低唱填詞去,要什麼浮名!」就這樣,柳永就在自己的名帖上寫下「奉旨填詞柳三變」,從此轉往煙花柳巷為鶯鶯燕燕填詞作曲了。

 儘管柳永仕途坎坷,在脂粉隊裡卻稱得上是魁首,他自稱是「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這份狂傲不是沒有原因的。根據北宋史上記載,柳永官居屯田員外郎(被真宗以「屬詞浮靡」為由,拒絕他進入仕途),直到仁宗朝開「恩科」,將歷年落第士子聚集起來再考一次,這次柳永錄取了,這一年柳永已五十歲了,暮年及第,依舊不得重用(受「偎紅倚翠」之害),從睦州團練推官,到餘杭縣令,再到屯田員外郎,柳永的宧途遠不及他在詞壇的聲名。在北宋朝,官府設有「官伎」,這些「官伎」或多或少都有一兩項專長,有人懂詩文、有人懂音律,有人能歌善舞,北宋朝不禁止官員到勾欄瓦舍,甚至連皇帝都偶會「私會名伎」,宋徽宗與李師師的故事即為顯例。雖然柳永的同僚亦常流連勾欄,卻瞧不起柳永「偎紅倚翠」,因此,柳永在官場上並沒有什麼真心朋友。

 在當時的社會上,流傳著:「不願穿綾羅,願依柳七哥;不願君王召,願得柳七叫;不願千黃金,願得柳七心;不願神仙見,願識柳七面」,柳永排行第七,所以秦樓楚館中,都叫他「柳七哥」,柳永在當時的市井地位,是帝王將相所不能及的,柳永死的時候,全靠汴梁城的官伎出資將他埋葬,這樣一位「奉旨填詞」的柳永,在古文學史上應是特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