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09/04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無人機上艦 重塑美艦載機聯隊面貌 
MQ-25無人加油機將有助海軍證明「作戰和通信鏈接」概念,可以實際應用在增加航艦戰略航程的無人勤務載具上,有利於更多無人機編入艦載機聯隊。(取自波音網站)

◎魏光志

 隨著新一代船艦系統逐漸完成部署,為妥擬突破「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能力想定,美國海軍展開艦載機未來部署與編制架構調整,對未來艦載機聯隊的構想提出新方案,包括逐步汰除F/A-18E/F「超級大黃蜂」多用途戰鬥機。除將以「下一代空優」(NGAD)研發繼任機種計畫,還計畫更換EA-18G「咆哮者」電子戰飛機,這些計畫都將重塑海軍艦載機聯隊規模,屆時可能會有多達三分之二的無人機上艦 。

 聯合作戰概念主導NGAD

  美國海軍正與空軍商討,以各自的「下一代空優」(NGAD)計畫進行合作,基於「聯合作戰」概念,仍以符合軍種屬性為前提,研製不同的載具,但是在航空電子模組,將有共通性子系統。顯示美國空軍將在一定的機隊數量上,以無人機取代F-22A甚至F-35A,而且也能和海軍的NGAD相得益彰,各取所需。2020年9月,空軍第6代原型機已進行試飛,但海軍仍在努力達到其NGAD規劃。海軍的NGAD基本上是「系統家族」,未來「F/A-XX」(下一代戰鬥機)作為艦載機聯隊核心力量,目的在取代F/A-18E/F機隊。儘管F/A-XX可能仍有人駕駛,但海軍NGAD總計畫將包括有人駕駛和無人機混合編制 。

 隨著美軍無人機單位普及,海軍將現役無人機能量逐步整合。但NGAD預計研製的無人機,主要不是與載人戰鬥機一起使用。空軍稱此戰鬥無人機為「忠實僚機」,海軍暱稱為「小夥伴」。海軍無人機同樣可以用作電子戰或空中預警載具,以及載人戰鬥機的「附屬僚機」。海軍NGAD擘劃推論,未來勢必取代E-2D,以現有的技術發展推估,無人駕駛的預警管制機是必然趨勢,這點與美國陸戰隊在無人機領域的計畫相符 。

 美國海軍NGAD現在至少包括2項不同工作目標:一是研究F/A-18E/F的繼任機種,目前仍擔任艦載機聯隊主力;二則專注於研發EA-18G電戰機繼任機,但也可能採用系統整合,期望能編成載人和無人系統組合編制。目前,載人飛機的任務屬性對F/A-18E/F是有利的,但干擾和摧毀敵方防空系統的EA-18G任務,多得力於無人機的情資,說明匿蹤無人機有其重要位置 。

 載人和無人機混編成趨勢

 根據近期美國《國防戰略》期刊文章,決策高層對戰略對手的關注日益增加,意味美國準備應對俄、「中」的先進防空系統。從本質上看,可誘敵的無人機成本相對低廉,在高風險場域中使用,可確保達成指揮官戰術意圖。總體而言,未來美國海軍艦載機聯隊,可能由無人機占多數,海軍正在模擬規劃40至60架無人機的實驗編制,從長遠來看,一旦運作效益穩定,就會固定編成40至60架無人機的正式聯隊編制。這些願景與美國海軍準則已公開的《2030年概念性艦載機聯隊》的描述一致 。

 在昔日概念中,載人飛機的作戰效益到2030年,還是超越無人機,但仍可與NGAD推出時間表吻合。這種載人和無人機搭配的企圖是否得以發揮效益,取決於海軍MQ-25「黃貂魚」無人空中加油機發展是否順利,它是美國海軍首架可實戰部署的艦載無人加油機 。MQ-25將有助海軍證明「作戰和通信鏈接」概念,可以實際應用在增加航艦戰略航程的無人勤務載具上,有利於更多無人機編入艦載機聯隊。

 此外,E-2D預警機可能在未來更多無人機編入艦載機聯隊時發揮作用。2021年3月,美國海軍宣布修改「高級鷹眼」任務電腦計畫,以便為無人機提供戰場管制,作為無人機組合試驗的一部分,也將包括MQ-25艦載作業管制,與其他未來可能上艦的無人機 。

 從另一方面觀察,美國海軍NGAD時間表,透露出高層還是偏好有人駕駛的F/A-18E/F,因為和其他多功能艦載戰鬥機相比,F/A-18E/F所面臨的技術挑戰更少,容易達成在2030年代編成「新艦載機聯隊」的目標,包括正在進行的F/A-18E/F Block III和EA-18G Block II升級計畫的進度,例如F/A-18E/F Block III的升級將持續至2033年,其中包括機身延壽工程 。

  MQ-25加油 增F-35C作戰半徑

  對海軍航空力量而言,「空戰」仍是無人機難以突破的障礙。將戰鬥型無人機納入編制,對現有的交戰規則、目標驗證和戰場警覺意識都是挑戰。根據《美國海軍學院期刊》(USNI)指出,海軍NGAD計畫僅處於「概念完善階段」,應與國防系統業界一起研究真正實用及新興技術,包括無人機的應用領域。不論F/A-18E/F的繼任機種採用何種形式,都能具備比F-35C更遠的航程,而F-35C是「聯合打擊戰鬥機」最新版本,將會一起納編。該機的航程半徑為700浬,而搭配MQ-25時,作戰半徑可能會增加到1000浬以上,這將對美國海軍航空力量在印太海域的部署有所助益,使航艦能夠在遠離大陸海岸的藍水部署空中力量,免受敵方反艦彈道、巡弋飛彈和極音速武器的射程威嚇。

 由國防先進研究計畫局(DARPA)主導的「長射」(Long Shot)計畫,也有類似構想。依該計畫,國防承包商正在為無人機設計攜帶小型空對空飛彈。在這種概念模擬下,1架無人機會飛到某個空域,用機載武器射擊假想無人機對手,這將擴大發射載具的射程,並減低敵機或敵防空系統效能,增加其他附帶的戰場效益 。

 至於任務系統新構型,可以將新感測器置入無人機載具,進而排除「限定供應商」風險,也不致受限於特定的任務系統,可以避免該系統「可能比替代系統差,但成本更高」的情形,實現更低的維護和運作成本。

  美國海軍NGAD的計畫編制,都是由核動力航艦運作,例如最新的「福特級」。美國海軍曾對兩棲攻擊艦與福特級的「輕量化」衍生艦型進行研究。現役兩棲攻擊艦已滿足低成本要求,通常搭載陸戰隊F-35B和AV-8B,2030年AV-8B將完全由F-35B取代。同時,陸戰隊也研究將現有的兩棲攻擊艦轉變成所謂「閃電運輸艦」,這將搭載16至20架F-35B 。

 有些美國海軍學者認為,裝備傳統船艦主機的「小型甲板航艦」將比核動力航艦便宜,可作為更「分散式海上作戰」部署的一部分,能更方便於在全球不同地區投射武力,可部署性更加靈活,只需較少維護程序即可達成。但相反意見則指出,較小的航艦速度較慢,機隊減少且戰力不足,也不能攜帶太多的燃油、武器和戰備補給物資,反而還更依賴空中加油。

  NGAD預計2030年問世

 美國海軍將在2022年對「輕型航空母艦」的選擇,和「未來超級航空母艦」設計展開正式研究,根據現有水面艦部署經驗,美國製造輕型航空母艦,決策高層並不感興趣。無論NGAD採取何種路線,未來艦載機聯隊如何編成,從2030年起,對F/A-18E/F和EA-18G後繼機種,無論載人還是無人機部署計畫,都是一項重大建軍戰略挑戰。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