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5/12 

軍事論壇

【韜略談兵】新型態代理戰爭 契約化軍隊進場
【韜略談兵】新型態代理戰爭 契約化軍隊進場1
【韜略談兵】新型態代理戰爭 契約化軍隊進場2
【韜略談兵】新型態代理戰爭 契約化軍隊進場3
【韜略談兵】新型態代理戰爭 契約化軍隊進場4

文:李文杰

 雖然烏克蘭和俄羅斯的衝突仍在持續,但從已知的作戰紀錄來看,值得注意的不只是俄軍和親俄民兵的協同作戰、烏軍抗敵的應變方針,還有美「中」利用民營軍事公司(Private Military Company,PMC),從遠端介入烏俄衝突的操作。這些民營軍事公司提供烏克蘭動員民兵和美援裝備的相關指導,甚至可能直接操作裝備介入戰場。據稱橫跨美「中」兩方的前黑水公司總裁Eric Prince,規劃了針對烏東親俄民兵和烏克蘭民兵反抗軍的一整套培訓支援方案,並且在中共官方默許下,自2020年10月起透過位於香港的先鋒集團,對烏東叛軍實施化整為零的戰術戰法訓練支援。

彈性運作 伴隨高度風險

 中共透過民營軍事公司介入烏克蘭紛爭的目的昭然若揭,那就是確保對於烏克蘭的影響力,還能避免把柄落入美國手中。至於美國運用民營軍事公司介入烏俄衝突目的,則是可避免直接衝突,並增加一些彈性運作。民營軍事公司增加美國對為所應為的海外武力干預的自由度,特別是對於一些紛爭地區的人道干預更是如此。以盧安達種族大屠殺為例,當初美國雖然考慮出兵干預,但是在重重政治考量下,最後還是作罷。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降低干預成本的結果也可能會造成政府誤判局勢,捲入更棘手的態勢中,也容易導致政府部門,在考量武力使用選項時流於輕率。特別是在現今民營軍事公司定位渾沌不明,如果釀成類似黑水公司巴格達誤擊事件,所造成的CNN效應,將不是正規武力出兵干預所能比擬。而且民營軍事公司一旦開始執行任務就不受任何節制,不像正規軍有軍法和交戰規則,就算政府想要把民營軍事公司拉回來,瞬息萬變的戰場狀況也不容第一線人員接受遠在天邊的文職人員遙控。更何況民營軍事公司的雇員就法理上來說仍屬平民,除了接受公司命令外,政府指令或許不會被他們納入優先考量。雖然美國民營軍事公司迄今還沒有發生集體性的敵前抗命事件,但考量到未來面對類似的混亂狀況,民營軍事公司的可靠度仍有待商榷。

傭兵作為 母國仍應負責

 包括俄羅斯在內,都已大量在烏克蘭投入民營軍事公司,原因在於民營軍事公司帶給政府前所未有的外交武力行使選項自由。更重要的是,這些行動因為是以契約方式外包,不需要向議會報告,也不受民意監督,就算出狀況,該負起責任的也會是民營軍事公司。

 俄羅斯早在2014年,有過派遣俄系民營軍事公司支援烏東叛軍訓練的紀錄,擔任介於戰爭與和平之間的「灰色地帶」(Gray-zone)戰術主角。但像是俄系民營軍事公司這類由政府出資設立的偽裝公司,雖然名稱上登記為民營公司,但實際上內部人員、運作經費,乃至於業務執行仍完全受政府管轄;因此就算出事也必須由政府概括承受,無法撇清關係。

 由於民營軍事公司是獨立的商業單位,政府在簽訂契約時,對於隱藏在多層業務計畫與日常預算中的民營軍事公司開支,往往難以受到正規單位的監督。例如美國國務院國防貿易管理處(ODTC)基於武器輸出管理法和國際武器運輸法的規定,委託民營軍事公司進行跨國作戰的契約金額只要在5千萬美元以下,就不用事先通知議會。免去多層次的監督或許可以幫助政府大開方便之門,能更加自由的委託民營軍事公司前往國外從事各種訓練和作戰任務,但也潛藏一定的風險。

 民營軍事公司追根究底,仍舊和母國脫不了關係,不僅是人員雇用,在遵循的教範準則和戰術戰法上也會和母國正規軍類似。撇開直接任務型民營軍事公司不說,就算是顧問型軍事公司也是如此。因此對於職業軍人和情報單位來說,從民營軍事公司的訓練方式,和戰術戰法就可以輕易得知民營軍事公司的原來國籍。就算政府發表聲明否認,最後還是脫不了關係。俄羅斯目前正規軍在有生力量的損耗下,未來俄軍可能跟美軍一樣,更加依賴民營軍事公司。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