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3/0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陸地方官面子工程 舉債無度淪黑洞
 天水市盲目舉債建有軌電車,終成財政黑洞。圖為2019年展出的天水有軌電車車輛。(取自SCMP網站)

◎吳馳仁

 今年1月15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一條通報,揭露3起地方政府盲目舉債,造成資金浪費的案例,其中甘肅省天水市被以「盲目舉債上馬『有軌電車』項目造成巨大資金浪費」為題通報。

 通報內容主要提到,天水市有軌電車一號線問題有3個:一個是前期財務測算問題,導致實際營運後的財務狀況與前期測算時有巨大落差;二是工程環境評估問題,一期工程完工後,才發現沿線河道蓄水會導致部分路段軌道沉降;三是市政府與民間出資方未考慮實際財政情況,導致二期工程資金於計畫竣工時間後仍未到帳。

軌道交通興建 招商噱頭

 天水市有軌電車一號線,受到天水市當地新聞媒體以中國大陸西北地方首條開通的有軌電車路線之名進行廣泛報導,自2015年8月以PPP模式(即民間參與公共建設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PPP)簽約後,於2016年起連續9年做為市政府政績,而寫入天水市政府工作報告中。此次受到通報的天水有軌電車一號線,分為一期及二期工程。一期路線全長12.9公里,全線共設置車站12座,工程總投資為24.46億元,自2018年3月初正式動工建設到2020年5月1日10點正式通車營運;二期路線全長 21.6公里,共設置車站19座,估算工程總投資65.47億元,建設工期預計為3年,從2021年5月開始施工。

 原計畫去年底開通營運,就此成為天水市對外招商引資的交通吸引力,以及市政府的代表功績,但現實情況是2020年開通至今,年運客量尚未破百萬人次,去年最新統計數據為95.5萬人次,以目前票價2元人民幣計算,去年營收為191萬元人民幣,距離通報中2022年的年營運成本4千萬元人民幣,仍有3千多萬元人民幣的虧損。

 從上述可知,天水有軌電車如果僅靠售票收入達到與營運成本平衡的財務狀況,其年客運需要達2千萬人次,根據中共交通運輸部公布的去年軌道交通統計數據顯示,接近2千萬人次年運量為江蘇省南通市。南通市輕軌年運客量為2115萬人次,但其營運里程為58.8公里,城區人口為149.17萬人,分別是天水市的4.55倍與2.3倍,才能達到2千萬人次的搭乘數。

 但事實上,中國大陸的軌道交通多數都是虧損的。以地鐵系統為例,目前中國大陸32個營運地鐵交通的城市,僅5市獲利,不需當地政府進行財政補貼。主要獲利方式是透過地鐵公司持有的土地與建築物進行商業開發,可想而知,這種獲利模式需要依靠當地發達的商業環境才可能運作。但這一類發展環境恰好是企圖通過軌道交通系統建設,來做為地方政績或招商引資噱頭的城市所缺乏的,因此建設軌道交通對大多數的城市是項沉重的負擔,但為何中國大陸各地對軌道交通建設存在熱情呢?

浮濫建設 拖垮財政

 中國大陸地方政府的軌道建設熱潮,於2000年開始慢慢出現,2007年後出現的全球金融危機導致建設爆發期。當時中共當局企圖透過擴大內需的方式度過危機,當時採取的其中一種方式,就是大規模基建。因此2010年後,中國大陸開始湧現大批城市申請地鐵建設,有趣的是,2003年中共「國務院」曾經發布通知,其中明確規定申請地鐵建設城市需要具備基本條件。

 但2010年後通過的城市,如蘭州、包頭等市,皆未達到2003年通知中要求的標準,北京當局為透過增加地方城市的基建工程,來度過當時的金融危機,最終對這些城市的地鐵建設申請放行,期間內共30餘座城市申請。大量城市通過地鐵建設申請,使地方政府把建設地鐵視為城市發展的指標,更多財政經濟不符合建設要求的城市提出申請。

 在2017年內蒙古包頭市被爆出一年財政收入300餘億人民幣的情況下,要投資400億人民幣的地鐵,使得地鐵開工僅百餘日就宣布停建。最終中共「國務院」於2018年提高申請地鐵與輕軌的建設標準,此後中共「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就未通過任何地鐵或輕軌建設申請。2024年中共「國務院」下發通知,12個重點省分近期不得再新建城市軌道交通和鐵路項目。這代表從2017年前,中國大陸各地城市財政收入就開始萎縮,加之美「中」貿易戰與新冠肺炎的影響,使各地城市更加入不敷出。

 天水市有軌電車就是這一類型的代表,極為湊巧的是去年軌道交通統計數據中,客運量倒數前6名城市都是營運有軌電車系統。這也從側面反映出,這些城市本來就不適合建設軌道交通系統,只因地方政府一意孤行推動的。此外,地方政府用來證明軌道交通系統可營利的PPP模式,其實是個笑話。

華而不實工程 負債累累

 以天水有軌電車為例,其社會資本方成員為「中國通號」、「中鐵十一局」及「中鐵五院」。前者為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管理的大型「中央」企業,後兩者為與「中國通號」同為「央企」的「中國鐵建股份有限公司」下轄的2間國有企業。試問社會資本方成員皆為中共國有企業,這樣的社會資本投資,其實是變相的國家投資,無怪乎北京方面要透過「中紀委」進行資金浪費的通報,因所有投入的資金都是中共當局,只是分屬不同部門持有。

 但這些錢都被天水的地方官員用做建設的面子工程,而這些官員不惜舉債建設面子工程後,都高升至甘肅省級政治機構擔任省黨委或省政協委員等職,縱使被北京的「中紀委」通報也絲毫不提這些人名字。加上目前尚未有新聞表示這些人受到懲處,難怪中共官員不惜讓地方負債累累,也要大搞這些面子工程建設。因為升官好處是自己的,負債破產是地方的。

(作者為兩岸問題評論者)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