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4/22 

副刊

踏青嬉春趣

◎向素珍

 初春時節乍暖還寒,回到谷關的山中小學參加同學會,四男八女十二人,是當年的畢業同窗。

 坐在小學生的課桌椅間,我們突然變成「格列佛」來到小人國,以一個大人的眼光來看,學校真的好小,六間教室、一間辦公室與廁所,它還是九二一地震後重建的校舍,當年更陽春、迷你,可是小學生活好歡樂。

 早年求學時,上午十點鐘聲一響,我便衝到伯伯的廚房提茶水,那口黑色大鐵鍋熱水氤氳,伯伯依序裝好擺在地上的六把大茶壺裡,提醒小朋友開水很燙要當心慢走。我對伯伯說:「等我,我來打雞蛋。」我好喜歡攪拌蛋液,伯伯說蛋花打得愈細酸辣湯愈好喝,於是手裡的攪拌棍就攪得更起勁了。

 下午一點派出所傳來防空演習的警報聲,老師領著我們到教室後面的小山就地解散,每人找一棵樹躲避,我躲在桑椹樹下採摘紅紫色果實當零嘴,阿國爬上枇杷樹和小鳥搶食黃色枇杷,大頭找了一棵芭樂樹,咬了一口芭樂對我高喊「是紅心芭樂」,小美躲到桃樹下,採摘一顆桃子嘗鮮,只見她面有難色,肯定是又酸又澀。防空演習是我們的採野果時間,比手畫腳吃水果,真是快樂。

 山中小學沒有戶外教學,每年的兒童節老師帶著全班到舊的八仙山林場野餐,事先分配好每人需帶的食材與器具,我負責帶白米、鍋子與火種,因為家裡的晚餐都是我負責生火,炊煮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

 一路上大夥兒唱著「走,走,走走走,我們小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遊,白雲悠悠陽光柔柔,青山綠水一片錦繡……」這麼多年了,唱起來還是能感受兒時出遊的雀躍。

 老師教我們辨識沿路所見的花草樹木鳥名,告訴大家八仙山曾是臺灣的三大林場,日據時代有平地軌道、山地軌道與架高索道,砍伐下來的樹木由鐵道一路運往東勢、豐原,佳保台還設有工人眷舍、小學與派出所,山上儼然是個小城鎮。老師帶我們走過廢棄的鐵道,木製的橋梁與傾倒的神社,十來個小學生聽故事般走進八仙山的史話中。

 中午在平坦的溪流旁野炊,我用三塊石頭砌成簡易爐子,清水洗淨白米;小美洗好清早從菜園挖來的地瓜,一切開,是我喜歡的黃肉地瓜,這鍋地瓜飯肯定美味;阿國已經找好一綑燒柴的木頭,生火後,把鍋子擺上去,我的工作就是別讓米飯燒焦。

 坐在大石旁,泰雅族的阿雄與阿齊準備釣溪哥、苦花做烤魚大餐;客家阿櫻要炒鹹蛋苦瓜與菜脯蛋,阿春拿出爸爸早上現炸的油豆腐淋上蒜蓉醬油膏;湖南同鄉的小鳳要炒臘肉高麗菜與臘豆干炒韭菜花;山東籍的阿東從背包攤開爸爸做的蔥油餅,那味道一早就讓大家流口水。班長帶了一口大鍋子,裡面是切好的食材,他準備煮媽媽的拿手菜「什錦肉羹」,配上我煮的飯就變成肉羹飯;四川妹小美細聲說:「我只帶了一罐辣椒小魚。」開雜貨店的大頭豪氣地說:「沒關係,我準備了十三包泡麵,一定夠吃。」

 人間四月天春遊,深山充滿人情味。

熱門新聞

:::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