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1/04 

軍事論壇

【韜略談兵】因應非傳統威脅 各國軍民聯手防堵
【韜略談兵】因應非傳統威脅 各國軍民聯手防堵1
【韜略談兵】因應非傳統威脅 各國軍民聯手防堵2
【韜略談兵】因應非傳統威脅 各國軍民聯手防堵3
【韜略談兵】因應非傳統威脅 各國軍民聯手防堵4

文:李文杰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擴散,戲劇性展示出在後冷戰全球化體系中,不負責任國家可能造成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在陷入銳實力統戰陷阱的研究窠臼和學術崩潰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將威脅警告視為無物。過於樂觀的期待和政治利益的交換,被置於國家安全戰略之上,導致今日非傳統安全威脅,成為許多國家無法跳脫的恐慌。從這次的新冠疫情中,我們可以發現。對於不負責任國家而言,所謂的理性決策並不存在。因此,面對不負責任國家的非傳統威脅。首先必須提高平戰時期,對於不負責任國家狀況的監控,並須以最壞的預測,設定相關應變措施。

 化生放核威脅傳播快 損害難控制

 化生放核(CBRN)威脅不僅包括傳統的核生化(NBC)危險,更重要的是加強在反制病毒和傳染病方面的威脅,隨著生化科技日新月異,即便是非屬於國家的個人或小團體,也有能力改造具有高度傳染力的生物病原體,更不用說許多國家迄今仍未放棄使用生化武器,因此在建立第4級高危險實驗室的同時,也保有許多現代醫療系統已除名的危險病原體,而這些病原體的使用、改造和保存,在這些不負責任國家的觀點,都是屬於無所謂的國家內政問題,因此完全不受到國際組織的監督和管轄導致,再發生可能的洩漏意外時,所造成的影響範圍不僅遍及國內,而且會透過現代航空交通運輸,快速影響到周邊鄰國,更糟糕的是,由於不負責任國家為了維護統治利益,因此對於國內發生的CBRN威脅狀況,往往刻意隱瞞,導致原本可在第一時間內降低的損害無限擴大。車諾比事件如此,新冠疫情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軍隊的任務與介入時機

 因應CBRN威脅,需要出動軍事體系人員,通常有兩大前提,其一是民間醫療系統超過負荷,其二是民眾恐慌導致暴亂。化學兵和軍醫系統,原本就是為因應大量死傷設計,若民間醫療系統崩潰,部隊具有獨立作業能力,能夠建立具獨立作業能力的安全隔離區,降低對健康民眾的生命威脅,並給患者最大限度的支持性醫療與後送。由於軍隊本身有紀律性,因此軍醫系統和化學兵部隊,在執行高危險隔離與清除汙染工作時,貫徹命令、執行任務的能力,理論上會來得更好。

 當民間社會產生全面恐慌而發生大規模暴動時,具有自衛能力的軍隊,在執行隔離任務和汙染清除時,也會比警消單位來得更有效。但除非在頒布戒嚴令的狀況下,同時將肩負內部安全與防堵外來威脅的任務交給一般軍隊,很容易因失衡,導致誤傷或暴力鎮壓等事件。

 事前規劃 保存戰力穩定民心

 綜上所述,需要派遣軍隊協助執行全面性醫療和安全任務時,基本上,已經宣告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因此就整體戰略規劃而言,出動軍事體系人員可說是最後的選擇。就算動用軍人協助進行防疫工作,最好有民間醫療體系的互相支援與配合,而不是讓軍隊完全取代警消系統和民間醫療單位。這樣一來,不僅能夠保存戰力,用於應付外敵入侵或恐攻等突發狀況,更重要的是完善的醫療體系,能在危急時降低社會的恐慌程度。

 此外,第一時間需派遣軍人執行隔離和防疫工作最糟糕的情況,就是不負責任國家使用生化武器。這裡不單指正規或非傳統攻擊,而是包括大規模實驗室洩漏意外,或是透過特戰小組在境內進行先制攻擊所造成的結果。

 民防、醫療體系支援 化危機為轉機

 事實上生化攻擊不比傳統攻擊,要判別攻擊來源往往非常困難,因為即便是被懷疑,都可以把病原體歸咎於尚未發現的野外新型病菌,或是自然變異,除非能夠現場人贓俱獲,要確定生化攻擊的源頭,基本上是接近不可能的任務,更不用提當生化武器散播之後,可能會出現快速變異,導致與原有病毒株出現顯著差異。如果出現大規模生化攻擊的話,軍醫系統和化學兵部隊的保護重點也會迅速改變。在確認生化攻擊散布的狀況下,幾乎可以確定敵方的下一步行動就是實施攻擊,因此在確認生化攻擊之後,軍醫系統與化學兵部隊勢必將以現有部隊的戰力保存列為第一優先目標。這時民間傷亡則需仰賴民防系統和現有醫療單位協助,這也就代表在承平時期,必須建立完善機制,貫徹軍民聯防計畫。在危機發生時才不會陷入恐慌中,也可透過平時聯防訓練,快速穩定陣勢,降低傷害,化危機為轉機。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