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9/26 00:00

即時新聞

【吟遊人生】水光瀲灩日月潭

◎蔡富澧

 午後陽光正好,走過人來人往的碼頭,山光水色都成了生命中的背景,前方是一抹期待與驚艷交織的旅程。不管久暫,不問長短,走過的瞬間注定會在回憶中成為永恆,這就是旅程,這就是人生。

 時間是流動的,空間是不動的。相較於我們從北部舟車勞頓來到日月潭,許多年前從阿里山不遠千里追逐白鹿來到日月潭的邵族祖先,那一趟日夜兼程的狩獵之旅究竟是備嘗艱辛,還是心曠神怡?來到這裡,他們是眷戀昔日家園的不捨,還是在異地獲得新生活的喜悅?沒有人知道,知道的人已經成為邵族祖靈的一部分,歲歲年年受到族人的敬祀供養,留下來的只是一則則充滿山林風情的神話傳說。

 水是生命的源頭,河流是民族的起源,每一個偉大文明的起源都有一條大河滔滔奔騰,滋潤著無數子民,繁衍光耀寰宇的文明。邵族雖然沒有締造出偉大的文明,但它的起源還是和水有著深深的綰結,不過那不是一條磅礴大河,而是一座美麗的湖泊,名聞中外的日月潭。早年的日月潭,充滿了原始森林和深山湖泊誘惑迷人的神祕色彩,「其水不知何來,瀦而為潭,長幾十里,闊三之一。水分丹、碧二色,故名日月潭。珠山屹立潭中,高一里許,圍五之……」這是臺灣府北路理番同知鄧傳安所著《蠡測彙抄.遊水里社記》所記載,也是日月潭最早為人所知者。

 四十五年前,高二的寒假,我隻身北上到臺中,班上同學帶著我玩遍臺中市區後,坐著老舊顛簸的公路局班車,在盤旋迂迴的山路上折騰許久後,來到日月潭,第一次見識到日月潭的湖光山色之美。那時的碼頭後社區還充滿古樸的韻味,我們幾個人划著木造的小船向湖心前進,讓年輕的心感染天然湖泊的純淨,讓平靜的潭水分享我們年輕的朝氣;我們緩緩靠近光華島,從石階踏上柏樹環繞的小小的,幾乎只是一塊礁石的島,在那裡留下青春的印記。

 幾十年過去,這次再到日月潭,當年那些同學早就分別從陸海空軍旅生涯中解甲,各自擁抱餘年的優閒歲月去了!後來一次,帶著三歲的長子和未滿周歲的么兒,大包小包,全家第一次來到日月潭,如今身邊除了妻子,兩個孩子都已成年,工作之餘一家四口難得同行出遊。一來一往,二十多年歲月倏忽消逝,看似了無痕跡,實際上卻是斑斑可考,印記深重啊!

 這麼多年了,一樣的日月潭,不一樣的年紀。邵族的歷史傳承更久遠,但人數更少了;當年同遊的同學多已走入壯年,我又何嘗不然,如今全家人再到日月潭,心情多了幾許的懷古念舊,腳步增添了許多歷經風霜後的恬淡怡然,面對一水澄碧,眼前湖水吞天去,湖風送浪還;天涯何處是,青底是千山。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