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07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維護印太穩定 重申盟邦安全承諾
美國防長奧斯丁去年公布該年「年終成果報告」,維持美國與盟邦國家在印太地區的嚇阻能力。圖為奧斯丁去年6月會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展現美國對日本的支持。(達志影像/歐新社資料照片)

◎胡敏遠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日前公布2023年「年終成果報告」,表示美軍會積極部署尖端軍事能力,維持美國與盟邦在印太地區的嚇阻能力,同時強調未來10年,美軍在當地的兵力,仍能嚇阻中共的軍事威脅。美軍兵力部署著重在亞太地區,籌組聯盟戰力、組建多國盟軍,應用與各國建立的整體聯合兵力,確保美國在當地的利益與地位。聯盟體系的建構與維繫多邊機制的國際秩序,始終是美國制訂印太戰略的邏輯,也是維繫美國在亞太地區利益的基石。

作戰方式須更具彈性、韌性

 然而,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國際治權不斷受到中共挑戰,華府很難再以最大軍事強國與經濟體自詡。例如2010年以前,美國國防支出仍超過排行在其後20個國家的總和,如今,中共國防支出為美國的3分之1,並躍居世界第二大軍事強國。惟美國國防預算須支應全球軍事部署開支,中共卻可集中在西太平洋地區,美「中」在西太平洋的戰力已呈勢均力敵。尤其,共軍擁有地緣位置優勢,可運用短、中程飛彈部署,採取「以逸待勞」作戰方式打擊美軍,美軍恐無法再以傳統兵力嚇阻中共。因此,美軍的作戰方式必須更加具有彈性、韌性,同時也要部署更為先進的武器,較能嚇阻中共的擴張。從美軍「年終成果報告」戰力整建,以及新型作戰概念,其成果展現具有安定盟邦與維持區域穩定的功效。

 近10年來,共軍在西太平洋因應美軍可能帶來的威脅,主要以東、南部戰區的兵力因應,其他戰區則擔任對東、南兩戰區,進行戰鬥與後勤支援的任務。從兵力規模來看,共軍地面部隊總計約100萬,共編成13個集團軍,每個集團軍編成6個合成旅及6個兵種旅,可執行多種任務,並透過鐵路、空中部署,遂行跨戰區的作戰任務。海軍擁有3艘航艦、28艘現代化驅逐艦、52艘巡防艦、60艘傳統潛艦,以及近20艘補給艦與兩棲突擊艦,具備水面、防空及反潛作戰能力,並可遠離中國大陸,執行遠洋護航任務。

 空軍方面,共軍從俄羅斯購入先進戰機,提高航空工業生產能力,大幅提升其空軍作戰能力,除擁有900多架現代化第4代戰機,且部署6至8個殲20匿蹤戰機中隊,同時不斷強化現有176架「轟-6」轟炸機的作戰能力。令美軍憂心的是,中共火箭軍部隊的威脅,火箭軍擁有100枚左右洲際飛彈,可飛抵美國本土。另有150多枚中、長程彈道飛彈,可打擊第二島鏈至第一島鏈間的船艦,以及超過1600枚的短程戰術飛彈部隊,射程涵蓋第一島鏈以西海域。

聯合兵力運用 增強整體戰力

 美國的國家戰略為全球戰略,美軍部署在全球各洲5大戰區,三軍兵力除在本土外,近半兵力駐紮於各戰區所屬海外基地;兵力調動會隨著各戰區任務需求,以及全球戰略重點的改變而進行調整。從整體國防武力分析,美國仍為全球排名第一的國家,海軍擁有12艘大型航艦和12艘兩棲突擊艦,水面艦中擁有90多艘巡防艦和驅逐艦,多數配備防空、反彈道飛彈和反潛作戰武器系統,潛艦皆為核子動力裝置,共有68艘,其中包括18艘裝配潛射型洲際彈道飛彈的戰略型潛艦;因戰略任務重點調整,自2012年起,海軍兵力的60%部署在太平洋地區。

 美軍更加重視亞太地區盟國的聯合兵力運用,藉由與各國的聯盟關係,美軍於第一島鏈將與盟國共同合作,以部署大量無人機隊與各盟邦國家進行聯盟作戰,此可增強同盟整體戰力,嚇阻中共軍事擴張。一旦遭到共軍攻擊,美軍主力可立即從關島發起反擊,對確保盟邦,更具打擊與嚇阻之功能。

 美軍2023年「年終成果報告」內容主要說明在印太地區建軍成效,與闡明美軍新型作戰概念。事實上,美軍在亞太地區兵力部署的目標,是為嚇阻中共軍事擴張,使其無法威脅周邊國家的安全;美軍所憑持的,是美國與其盟邦建構出的聯盟力量。

 奧斯丁指出,2023年被視為美國實踐在亞洲國防戰略決定性的一年,因為美國與盟邦國家在亞太地區的兵力部署,已獲得巨大成就。美軍兵力部署採取分散、前進方式,且具有韌性、快速與發展致命性的反擊能力。美軍作為包括陸戰隊的濱海作戰團、陸軍艦艇部隊與菲律賓、日本等盟邦達成協定,增加在第一島鏈前沿部署作戰能力;同時也與澳洲藉由AUKUS軍事夥伴協定,讓澳洲、英國的船艦能與美艦共同在南海、臺海、東海之間進行聯合巡弋。聯合潛艦也可進入印太海域巡防,並增加在關島、澳洲等地區戰略轟炸機的部署,藉由上述兵力的運用,能有效嚇阻中共自由進出穿越第一島鏈的意圖。 

 另外,美國與菲律賓新簽訂一項條約,美軍可使用菲國北部4個軍事基地,將以儲存主要作戰裝備、彈藥、後勤物資等為主要用途,以增加整體盟國的作戰能量;戰爭爆發時,也可作為美軍與各盟邦國家兵力轉用的前進基地。值得注意的是,美軍作戰重心仍以日本為主,在日本增加部署中程飛彈、巡弋飛彈數量達1000枚以上,另外,日本國防預算將增加1倍,達GDP的百分之2,以建構新型的海、空軍及飛彈的費用,作為嚇阻共軍不斷以機艦干擾及威脅日本、臺灣的海域安全。而在南海地區,美軍與多國海軍編成聯合部隊,以增加巡弋次數與數量,以確保南海地區各國船隻能自由航行。美軍的作戰基地將從第一島鏈移至關島,以增強整體作戰區的縱深,確保能適時支援第一島鏈的前緣基地,增強反擊中共軍事挑釁的打擊能力。

新作戰概念 反制中共擴張

 美軍更加強與盟邦國家推展「新型作戰概念」,近年發展出「分散式海上作戰」概念,此種概念被稱為「分散式殺傷」與敵進行攻防作戰,作戰型態與過去組成龐大艦隊有所不同。其與過往集中兵力與火力的作戰模式完全相反,美軍強調艦艇應該分散部署,從開始的偵蒐、識別目標,到發射武器、中繼導引,均分配不同作戰單位執行,讓「殺傷鏈」從過去由1艘潛艦或1個艦隊獨立負責,轉變成由不同潛艦或分布在廣大海洋上的友軍接力完成,澈底顛覆傳統海上作戰觀念。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與菲律賓將在美國的要求下,增加國防預算購買新型的中程飛彈、戰機等武器,對反制中共擴張與挑釁有莫大助益。

 美軍「年終成果報告」再次展示美國對盟邦國家的安全承諾,說明美國有信心遏止中共軍事崛起的威脅。尤其,美軍的縱深兵力部署、強化與第一島鏈盟邦國家的同盟合作,都將擴大其在當地的影響力,有利維繫印太地區穩定,對區域國家安全更提供了重要保證。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