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15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中共操縱地緣謀略 緬甸戰火難熄
緬甸與「中」邊境城市遭「三兄弟聯盟」取得控制權,打擊緬甸軍政府士氣。圖為緬甸多個族群組成的武裝團體,日前與緬甸軍方對峙。(達志影像/路透社)

◎鄒文豐

 緬甸內戰自去年10月爆發迄今仍未落幕,今年1月3日,邊境衝突再度波及中國大陸,並導致民眾受傷,中共外交部隨即向緬方表達強烈不滿,要求緬北衝突各方立即停火,避免再次發生危害邊境民眾安全的情況。

 隨後,中共由公安「部長」與緬甸內政部長視訊通話,指期望與緬方全面深化執法合作,展開打擊網路電信詐騙行動,維護緬、「中」邊境穩定,保障「中」方人員和「一帶一路」經濟建設專案安全,持續推進雙方「命運共同體」建設;同時更派遣副「外長」赴訪緬甸,在駐緬大使、亞洲事務特使陪同下,拜會緬甸軍政府領導人,稱就緬、「中」關係和緬北局勢等問題深入交換意見,重申將支持緬北和平進程、促進地區安寧與繁榮發展。

 但中國大陸西南邊境受緬甸戰火威脅,其實是北京當局咎由自取的結果。緬甸內戰持續,可追溯於2021年軍方以政變沒收選舉,再度重組軍政府;而中共在緬政經利益盤根錯節,其做為軍政府最重要的國際盟友,影響力自不待言,緬甸軍方在中共支持下,一方面持續鎮壓反對勢力,另一方面,則藉包庇犯罪集團賺取巨額「保護費」。只不過,這些跨境電信詐騙組織的主要目標,卻是中國大陸民眾,僅2022年,相關案件就達46萬起,詐騙金額高達2兆元人民幣,使北京當局相當尷尬,轉向軍政府施壓,惟緬方不願放棄犯罪集團供養,對北京虛與委蛇,成為內戰擴大近因。

掃黑激化內戰 中自食惡果

 2021年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於2020年,贏得國會選舉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並逮捕所有政要,改由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接掌政權,緬甸全國隨即爆發反對軍政府示威,卻遭大規模血腥鎮壓,引發長期存在的各地民族武裝力量群起抵抗,民主派人士進一步籌組「民族團結政府」,以號召各武裝團體共同推翻軍政府。

 就在此時,散布在中南半島各國的跨境電信詐騙集團,紛紛趁緬甸局勢動盪,轉移與緬北邊境如「果敢4大家族」等當地勢力合流,結成利益共同體,展開以華人群體為主要對象,中國大陸地區為首要目標的電信詐騙活動,並涉及綁架、販毒、賭博等重大犯罪。這些非法組織得以在緬北風生水起,當然是獲得軍政府庇護,各方勢力遂形成千絲萬縷的共犯結構。

 直到去年8月,中共網路社交平臺已有愈來愈多相關犯罪情節的討論,大量中國大陸民眾與海外留學生成為詐騙受害者的情況,才終於得到其官媒注意,並迫使難堪的北京當局轉向要求軍政府取締犯罪集團;從9月起,緬、「中」啟動聯合執法,破獲多處據點,並逮捕數千名涉案分子,但這些地方勢力仍與軍政府有緊密聯繫;而10月下旬發生犯罪團夥射殺數十名陸籍民眾事件,終致引起北京當局強烈不滿,更直接鼓勵「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塔安民族解放軍」與「若開軍」,組成「三兄弟聯盟」,於10月27日,向緬甸撣邦東北的臘戍、貴概等地軍政府部隊發起協同攻擊,稱為「1027行動」。

三兄弟聯盟奪取關鍵城鎮

 「三兄弟聯盟」聲明表示,「軍政府策動政變後,導致緬甸陷入無政府狀態,步入混亂與窮困的惡性循環中,其行動旨在反對軍事獨裁壓迫,推翻武裝政變集團,保衛各民族領地免受軍政府入侵,並打擊邊境電信詐騙集團」;而軍政府則指其為「叛軍聯盟」,只是以打擊電信詐騙為名謀取利益、合理化行為,並試圖藉此得到中共支持。不過,「三兄弟聯盟」攻勢迅速擴大至撣邦以外地區,許多反對軍政府民族武裝組織陸續加入,成為緬甸軍方政變以來最大挑戰。

 回顧2021年,由各地武裝力量組成的「人民防衛軍」,抵抗軍政府的聲勢雖浩大,然未久即形成對峙僵局,而「民族團結政府」則處於流亡狀態,反軍政府勢力儘管名義上掌握全境半數領土,但變動性大,且軍政府所控之地均為中、大型城市,難以撼動;另東協與軍政府達成的停止暴力、接納特使團促進各方對話,以及接受東協提供人道援助等共識也未能落實,東協為避免干涉內政,以「靜默外交」對待緬甸政局的作法更顯無能為力,使緬甸局勢混亂至今。

 隨戰事升級,民族武裝組織的攻勢擴展到抹谷、曼德勒、實皆省、若開邦等地,儘管緬軍一度憑藉海空優勢反擊,但也要求所有政府人員做好應對緊急狀況的準備,尤其是受過軍事訓練的人員將可能接受動員;至12月下旬,緬軍已損失400多處據點、20多個城鎮及數條貿易路線,今年1月5日,「三兄弟聯盟」更表示已攻取果敢特區首府老街,軍政府則進一步證實,經審慎考量決定棄守該地,成為緬軍首個遭攻陷的地區作戰司令部。

北京戰略圖謀不軌 操弄局勢

 中共一貫稱其秉持「不干涉他國內政」原則,但面對緬甸衝突態勢發展,因牽涉周邊地緣戰略利益、跨境犯罪與難民問題,北京當局自難置身事外;實際上,中共持續介入斡旋,其中卻因緬軍撕毀停火協議而宣告失敗。外界一度認為北京將陷兩難窘境,在於北京首要目標係避免情勢失控,故即便對軍政府多有不滿,卻因利益糾葛而未必有意推翻軍政府;至於民族武裝組織雖多次表態願與中共合作,但倘若緬甸日後成為民主國家,也未必符合北京利益。但其實,中共恐早已不避諱違背其「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原則。

 從「三兄弟聯盟」擁有包含無人機在內的充足軍火、訓練,合理推測民族武裝組織應有獲得中共一定程度支援;再觀察北京後續仍以軍政府作為主要協商對象,凸顯中共操縱緬甸局勢的兩面性,不僅在於兩面押寶,更在於看重2021年以來,其對緬甸擴大投資已達600家廠商、計1.13億美元,尤其「緬『中』經濟走廊計畫」係為連接雲南至若開邦的鐵路及原油管道建設,緬甸內戰才能讓北京得以推進如「皎漂深水港補充協議」等,過往軍政府不願讓步的項目,而和反軍政府勢力眉來眼去,則可擴大對緬影響力,圖謀達到穩定邊境秩序與地緣戰略投資的目的。

 緬甸內戰動向的變化仍相當複雜,即使「三兄弟聯盟」等民族武裝組織取得連串軍事行動勝利,但其與「民族團結政府」的關係尚不明朗,並不意味能為緬甸帶來民主,且軍政府亦無崩潰跡象,各武裝組織間也未必完全信任;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戰事若持續進行,對緬甸民眾的傷害必將擴大,國際社會固然不願見到今年再添區域性戰事,但在中共繼續虎視操弄緬甸政局的情況下,緬甸內戰的未來發展仍有極大變數。

(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