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2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強化盟邦合作 鞏固太空優勢戰力(上)
 隨著太空成大國競爭場域,美國也將與盟邦合作視為太空戰略的重要關鍵。圖為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布朗上將(左)2月上旬視導太空軍司令部。 (取自美國太空司令部「X」帳號)
【寰宇韜略】美強化盟邦合作 鞏固太空優勢戰力(上)1
【寰宇韜略】美強化盟邦合作 鞏固太空優勢戰力(上)2

◎蔡馥宇(譯)

 隨著國際環境重返大國競爭局勢,美國在各作戰領域概念日益強調與盟友的密切合作,但在太空領域合作部分,進展仍相對有限。美智庫蘭德特撰此文,透過分析美國與其主要盟邦間在太空領域的合作狀況,評估美國如何有效改善與關鍵盟友的整合。本報節譯如後,以饗讀者。

(編按)

 美國近年戰略文件多次強調,與美國盟邦夥伴深化合作已成美國戰略核心,太空領域更是如此,以2020年《國防太空戰略》文件為例,其強調美軍應將盟邦夥伴納入計畫、行動、演習、接戰與情報活動中;至於2022年的《國防戰略》文件,更強調美方應在「每個防禦階段,將盟邦夥伴的觀點、能力與優勢加以結合,進而發揮更強大的戰力。」

 換言之,美國已將強化與盟邦合作,視為擴大共同分擔、提升任務彈性,以及在應對潛在對手擴張時,維持投資成本的關鍵,但美國的盟邦夥伴也普遍擔憂,美國的戰略文件與實際執行之間存在落差,導致盟友往往只在決策結束後才加入計畫,或在決策過程中,遭遇資訊不對稱困境,難以有效合作。

 為此,透過評估美國國防部太空部門的目標、組織和活動,以及美國6個主要盟國: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德國、日本和英國,確認各盟邦與美國在國防相關太空活動合作的興趣、潛力和前景,進而分析出一條合作之路,讓美方更有效與盟友太空力量接軌,強化聯盟戰力。

俄「中」威脅增 成美主要挑戰

 縱觀美國太空軍事與情報行動歷史,美方早已尋求盟友的協調合作,如美方在與「五眼聯盟」和其他盟邦情報交流同時,也逐步尋求推動太空合作。以「五眼聯盟」成員澳洲為例,美澳間的太空合作可追溯至1960年代初期,但早期合作主要聚焦在美方能進入關鍵地點,執行衛星追蹤、遙測與指管任務,而非實際與盟邦共同合作協調太空領域事務。

 不過,近年來隨著太空能力日益普及,俄國與中共更持續提升太空能力,已成為美國國防的重要威脅與挑戰,根據美國國防情報局評估,俄「中」太空衛星數量,自2019年至2021年間增加達70%,其中尤以中共擴張幅度最大,除數量外,俄「中」太空衛星在衛星現代化、先進通訊、遙感、太空導航系統等,技術水準也快速提升。

 於此同時,美國盟邦夥伴對發展自身軍用太空能力的興趣與潛力也與日俱增,除科技進步外,應對俄「中」威脅也是重要關鍵原因。如法國就宣示將打造自身擁有的衛星通訊、情監偵(ISR)與太空狀況覺知(SDA)的能力,英國也設立獨立單位,擴大投資,強化衛星通訊與彈道飛彈預警能力;日本則在航空自衛隊內編組2支宇宙作戰隊,專注於太空狀況覺知與指管任務,也讓美國意識到,必須更加重視與盟邦夥伴在太空領域合作的重要性。

美逐步擴大組織編裝

 美國雖已正式成立獨立軍種太空軍,並於2023年12月成立太空軍轄下主導作戰任務的「美太空軍太空指揮部」(S4S),同時也陸續在美國各聯合作戰司令部(UCC)轄下設立太空軍單位,進而逐步擴大其組織編裝。

 不過,太空軍相關軍政部分,仍由美國國防部與空軍部負責,其中國防部長對國防部所有下轄單位,擁有最高指導權力,而太空相關政策則由主管太空政策的助理國防部長管轄,但包括政策次長辦公室、採購與後勤次長辦公室、研究與工程次長辦公室與國家安全委員會等單位在內,都與太空軍軍政部分息息相關。

 美國空軍部則是美國國防部下屬機構,負責組織編裝,協助作戰指揮官訓練與裝備空軍與太空軍部隊,空軍部長辦公室所屬的國際事務辦公室,則由一位空軍部副部長管轄,負責相關部門國際事務活動,進而與各國培養深厚、持久關係,進而維護國家安全。

 至於對美國太空相關部隊與能力的作戰控制權,則交給美國太空司令部(USSPACECOM),其於2019年8月重組後,名列美國聯合作戰司令部之一,負責掌管地球高度100公里(54浬)以上的責任區,管轄所有聯戰部隊,此舉凸顯美方大幅提升用於太空作戰的資源規劃,擴大太空作戰能力與盟邦夥伴的合作能量。

情資共享受限 合作遇瓶頸

 美國國防部與相關單位近年來公布的多項文件中,已多次提及擴大與盟邦夥伴之合作,將是美國鞏固太空安全與優勢的關鍵。不過,本文透過實地訪問美方與其主要盟邦夥伴重要官員,發現美國與盟邦合作,仍面臨許多困境與挑戰,導致雙方出現資訊不對稱等落差,甚至影響合作效果。

 其中最主要的挑戰,就是國防部門如何與外國盟邦夥伴分享情資,尤其太空領域的情資,往往同時影響多個部門與機構,這也讓美方某一單位在分享情資前,得先與自家其他單位進行協調工作,取得共識後才能分享。

 雖然美方已在多份戰略文件重申,與盟友分享太空資訊的價值極高,但在分享關鍵機敏情資前,仍需接受各部門的「政策公開審查官」(foreign disclosure officers,FDOs)曠日費時的逐案評估,也讓美方官員在未獲明確批准時,會對共享資訊猶豫不決,相關法規亦嚴重限制美方官員向外國駐美單位提供情資,導致與盟邦間的作業互通性無法有效提升。

 美國國防部相關太空單位,雖已積極利用如太空論壇、聯合演習等雙邊與多邊形式,與盟邦夥伴接觸、溝通與合作,甚至進行相關政策倡議與整合嘗試,但受限於美方本身有太多單位參與,導致各部門意見與行動方式難以保持同步與一致,同時相關論壇也欠缺實質約束力,不僅導致構想無法落實,也無法推動跨國政策與願景整合。

 此外,美國與盟邦夥伴間,也因為欠缺安全且有效的通訊平臺,而在通信與其他互通性整合層面遭遇瓶頸,不過,美國國防部已開始進行系統擴充與整合,尋求讓各盟邦通訊系統,能與美方系統安全聯結,進而促進更良好溝通與合作空間。(待續)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