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2/27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烏克蘭入盟 重建集體防衛架構(上)
 即便烏俄戰爭尚未落幕,烏克蘭持續積極申請加入歐盟與北約組織。圖為歐盟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左)日前與烏國總統澤倫斯基會晤。(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李妤(譯)

 為對抗俄羅斯威脅,烏克蘭積極申請加入歐洲聯盟(EU)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希望藉此提升國家安全;而歐盟同意啟動烏克蘭入盟,凸顯歐洲逐漸凝聚共識,決心透過提高國防預算等舉措,重建集體防衛架構,共同應對俄羅斯等外部威脅。愛沙尼亞智庫「國際防禦安全中心」(ICDS)發布報告,討論烏克蘭加入歐盟,對於歐盟外交、安全與防務政策的影響。(編按)

 冷戰後的歐洲秩序,因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而一夕轉變,也打破歐洲過去曾希望與俄國合作的幻想。而在全球安全層次,過去以美國霸權為主的國際體制,隨著俄、「中」崛起而轉向大國競爭;二次大戰結束後,聯合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也面臨前所未有挑戰。鑑於烏俄戰爭對歐盟外交、安全與防務政策造成巨大影響,因此歐盟除透過制裁、提供安全與經濟援助措施展現支持,也積極展開烏國入歐盟程序。

 受烏俄戰爭影響,歐洲多國也終於宣布擴大國防支出,且受到援烏導致軍武庫存減少影響,各國也同時推動國防工業現代化與增加產能,以填補自身軍火庫。在上述背景下,歐盟接納烏克蘭等其他候選國家,不僅具重大意義,也將影響地緣政治變化。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對於烏克蘭加入歐盟的問題,多圍繞在預算與內部制度上,因為烏克蘭長期以來立場與政策方向,與歐盟「共同外交暨安全政策」(CFSP)、「共同安全暨防禦政策」(CSDP)相符,彼此已有一定相容性。而烏克蘭與歐盟2014年簽署、2017年正式生效的《歐盟─烏克蘭聯合協定》,也更確立基輔當局的親西方立場,揮別過去的蘇聯影響。根據協定,雙方將致力強化各領域合作,而歐盟也將提供外交、安全合作等機制,同時擴大科學、教育、資訊、公共財政交流,另外還提供貿易優惠措施,使烏國輸歐農產品獲得額外配額。

 由此可見,烏克蘭早已啟動加入歐盟進程,隨著俄國入侵及對歐洲威脅大增,烏克蘭入盟對歐洲地緣政治與安全的影響,將更加劇烈。本文將就未來烏國加入歐盟後,對歐盟外交、安全與防務政策的影響,以及和歐洲、跨大西洋、北約乃至印太的關係,剖析未來全球政治局勢變化。

8成烏克蘭人支持入歐盟

 烏克蘭與俄國的歷史關係錯綜複雜,2004年「橘色革命」前,烏克蘭經常在親俄或親西方立場之間擺盪,而俄國也希望將烏國保持在自家勢力範圍內,俄總統蒲亭甚至拒絕承認烏克蘭作為一個國家的存在。2014年俄國非法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加上烏俄戰爭爆發,烏克蘭積極擺脫俄羅斯影響,例如烏國2023年7月正式修改法令,揚棄俄羅斯東正教選擇1月7日為耶誕節傳統,跟進全球基督徒風俗,改在12月25日慶祝耶誕。另外,目前約有8成烏克蘭民眾支持加入歐盟。

 即便未來烏俄戰爭結束,兩國的分歧與齟齬短時間內仍難消失,甚至恐耗費數十年才有重建信任的可能性。一旦烏國加入歐盟,將大幅增加歐盟東翼防衛能力,而除非俄國內部澈底改革,否則歐俄關係正常化的道路將十分崎嶇。

 即使烏俄戰爭結束,烏克蘭、波蘭與波羅的海國家,料將持續對俄國施加制裁、維持邊境防禦措施,且在對莫斯科當局仍存在不信任情況下,歐洲也將不願恢復與俄國商業交流,避免重蹈過度依賴俄國能源的窘境。歐盟則料與烏克蘭攜手,針對俄軍戰爭罪等問題向俄國求償,展現持續支持基輔當局的立場。

 一旦烏國加入歐盟,歐盟與俄國陸地邊境將大幅增加,但烏俄戰爭使烏軍戰力大增,也使其更有能力協助歐盟應對俄國威脅。至於白俄羅斯,目前仍與莫斯科關係密切,然而,若俄國內部出現政治動盪,勢必放鬆對白俄部分控制,但目前仍難以預測白俄是否可能朝歐盟轉向,或維持親俄立場。

歐盟與北約調整國防重點

 烏俄戰爭凸顯歐洲對美國的安全依賴關係,由於美國在支持烏國上扮演主導角色,英國也發揮重要作用,但隨著戰爭持續延長,西方國家也面臨「援助倦怠」等問題,從美國國會在援烏預算上卡關,就可見端倪,而這也將使戰後,烏克蘭與西方國家關係更加複雜。

 歐盟與北約在援助烏克蘭議題層面,事實上呈現互補作用,北約為避免直接涉入烏俄戰爭,因此把絕大多數實際援助與軍事支持的角色,留給北約個別盟邦及歐盟。烏國則表達希望加入北約的堅定決心,因為基輔當局了解,要確保烏國未來長期安全,加入北約將是重要關鍵。

 值得一提的是,法國在2023年維爾紐斯北約峰會,一改過去立場,轉而積極支持烏克蘭加入北約,一方面希望藉此展現對基輔支持,同時對俄國施壓,但也有分析認為,作為歐盟核心之一的法國,也間接認定若烏國要贏得勝利,仍有賴美國為首的北約支持,而這是單憑歐盟所做不到的。

 歐盟雖然承諾協助確保烏克蘭的長期安全與防禦能力,但受國防產能等因素影響,難以滿足烏克蘭的燃眉之急。歐盟在2023年3月承諾,在一年內向烏克蘭提供100萬枚砲彈,但直到2023年11月,歐盟國家僅能從庫存中提供30萬枚砲彈,雖然歐盟各國已同意聯合採購155公厘砲彈,但各界對國防產業能否及時供應,仍有疑慮。

 烏俄戰爭帶來的影響,促使歐盟與北約國防重點,已從應對外部危機,轉向提升內部改革,歐盟開始展開戰略文化調整,但目前尚未形成完整的戰略指南或相關文件,雖然《歐盟條約》第42.7條的「共同防衛條款」,可望在必要時刻凝聚成員國團結與互助,但其與《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的集體防禦條款「對任一成員國的攻擊,將啟動集體共同防禦機制」,仍相差甚遠。

 雖然基輔尚未取得歐盟成員國資格,但烏克蘭是維持美國對歐洲防禦的重要因素,而烏克蘭顯然也希望加強歐洲防禦能力,有助未來抵禦俄國等威脅。

(待續)

:::
廣告20240418-24桐花祭「美好彰化 幸福桐遊」內

PDF電子報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