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1/12/06 

副刊

我寄人間雪滿頭

◎文景

 「夜來攜手夢同遊,晨起盈巾淚莫收。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陽宿草八回秋。君埋泉下泥銷骨,我寄人間雪滿頭。阿衛韓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唐.白居易〈夢微之〉

 這首詩是白居易夢到故友元稹(字「微之」)醒來後寫的;白居易三十歲時,結識時年二十三的元稹,兩人同時參加吏部的制科考試,當上校書郎;因政治立場相同,當元稹得罪宦官,白居易冒死上書營救,結果兩人都被貶官,白居易被貶為江州司馬,元稹被貶為通州司馬,兩人只能依靠書信和詩詞互通音訊。白居易寫了非常多與元稹有關的詩,如〈夢微之〉、〈憶微之〉及〈早春憶微之〉……當白居易驚聞元稹病逝、靈柩運回咸陽,途經洛陽時,白居易揮淚寫了祭文。

 這首〈夢微之〉是元稹病逝後第九年,白居易在睡夢中,夢到與元稹攜手同遊,醒來時,枕巾被淚水濕透(盈巾淚莫收),更難過的是,元稹已辭世八年了,這八年的變化是,元稹的兒子阿衛和女婿韓郎都已死,「夜台茫昧得知不?」(「不」字讀「否」的音),白居易要問他的好友:這人世間的變化,在泉下的你知道嗎?

 白居易寫這首〈夢微之〉詩時,已年逾六十;同樣是唐代詩人的杜甫在〈贈衛八處士〉詩裡感慨:「訪舊半為鬼」。的確,不論是唐代或現代,六十歲的人儘管體力尚可,但已不能「老夫聊發少年狂」,許多人嘗到「葬了雙親」的悲苦;不少人接到過同學已逝的訃聞,更多的是,看到報紙上名人辭世的消息時,心裡難免會惴想什麼時候「輪到自己」。面對與喪亡有關的事,不是深埋心底不肯說,就是懷著極為恐懼的情緒,逃避終究要面對的現實。

 白居易和元稹都經歷了安史之亂,目睹戰爭的慘況,了解家破人亡的滋味,因此,對生命格外珍惜。白居易在夢中「忘了」老友已逝,叨叨地告訴老友,咸陽的草已八度變黃,這八年裡他大病三場!其實,凡經歷過親友喪亡的人,都有這種「夢見已逝親人」的經驗,和已逝的親人在夢中言笑晏晏,彷彿親人就在眼前,白居易也是如此。他從夢中醒來,才想起元稹已深埋在地下,骨頭都化作塵泥了,再想到自己滿頭白髮、寄身在人間,這種失去摯友的遺憾,黃泉裡的老友知不知道啊?

 人們對死亡懷有恐懼,是因為對死後的世界無知;人們會哭憶已死亡的親友,是因為去了那個世界的,再也沒人回來過!從沒有人告知那個世界裡的一切,只能憑猜測、想像、傳說,那個地方是「沒有寒暑、沒有日夜;沒有颱風、地震、洪水」;沒有日曆的地方,日子當然過得快,就像白居易夢到元稹,八年歲月轉瞬即過;同樣的,我們對身邊已辭世的親友也是如此!

:::
廣告內文方格-看軍聞學英文

PDF電子報紙